曇曜與云岡石窟

發布時間:2020-01-03 瀏覽次數:224來源:晉行記研究所

皇帝即如來
曇曜-云岡石窟
北魏平城時代的佛教造像

 

   徙民佛教與「皇帝即如來」思想

   我們知道,北魏早期屢次進行大規模的徙民活動。組建北魏政權與建設國都平城就是這種徙民政策的成果。同樣,北魏佛教也是因為徙民政策而實現了驚人的發展。北魏建國以前幾乎與佛教無緣的鮮卑族拓跋部,建設平城后不久就迅速開展佛教活動,甚至第三代太武帝因佛教過于盛行還發布了廢佛令。作為北魏佛教盛況的背景,徙民的強行文化移植策略起到了重要作用。如果用一個詞概括北魏早期的佛教,那就是「徙民佛教」。

   特別是在三九八年徙民時,河北的「百工伎巧十萬余口」進入平城,將佛圖澄以來傳統的河北佛教美術帶到了平城。對于沒有任何佛教文化基礎的早期平城來講,河北佛教的傳來,應該在新都的建寺造佛活動的實施中產生過重要的作用。

   四二七年征服大夏以后,被稱為「白腳師」的沙門惠始(曇始)從長安移居到平城。因為大夏王赫連勃勃鎮壓佛教,惠始險些被殺,于是來到平城之后大力宣教。四三九年涼州的大量移民來自當時佛教最繁盛的姑臧,此后還有很多西域人和漢人從河西和涼州地區來到平城。并且在四四六年廢佛時,長安兩千家工匠被轉移到平城。

   長安是以鳩摩羅什為代表的很多國內外僧人聚集在一起翻譯佛經的佛教城市,城里應該有許多佛教寺院和佛像。但是,目前沒有發現一處保存至今的遺跡,這可能因為已在廢佛時被徹底破壞的緣故,所以工匠來到平城時帶入佛教造像的可能性也不是很大。此外,四五一年來自南朝的降民數多達五萬余家。但降民不一定傳播佛教美術,這一點需要慎重考慮。

   由于平城前期集中進行的徙民政策而推進的文化移植,在短時間內把鮮卑族的都城改造成了佛教文化城市。需要關注的是,后來以云岡石窟為鼎盛期代表的北魏佛教美術的發展過程中,早期徙民政策做出了重要貢獻。

   東晉十六國時期的中國,在南朝、北朝之間,佛教和國家或者君主的關系存在很大的差異。在南方的東晉,廬山佛教的中心人物慧遠主張作為出家者的沙門不拜帝王?;圻h著《沙門不敬王者論》,從理論上說明了這個問題,此后的南朝佛教繼承了沙門不拜帝王的作風。另一方面,在北方的十六國地區,興亡間的各個政權的國王們紛紛招請高僧,同時,沙門也勾結王權,并在其庇護下傳播佛教。例如佛圖澄、道安、鳩摩羅什以及曇無讖等。在這個時期活動于北方的僧侶們,都因與國王周旋而拓寬了活動空間。

   北魏開國皇帝道武帝,也從建國初期開始施行保護佛教的政策,向在泰山隱居的竺僧朗派出使者,施舍了衣缽等。同時,他又把河北趙郡的沙門法果請到平城任命為道人統,建立了由國家主導的佛教體制?!段簳?middot;釋老傳》中記載著法果的這樣一段話:「初,法果每言太祖明叡好道,即是當今如來,沙門宜應盡禮,遂常致拜。謂人曰:能鴻道者人主也,我非拜天子,乃是禮佛耳?!?/span>

   法果稱贊太祖為「明叡好道」,捧為「當今如來」,主張沙門都應該盡禮,而且自己也經常禮拜。并說鴻道之人是人主,禮拜作為人主的天子,相當于拜佛陀。法果不是簡單地說沙門應該拜太祖,而是因為傳播佛教的太祖的威德等同于如來(佛陀),所以沙門也應該像拜佛陀一樣拜太祖。主張「沙門不拜王者」的南朝佛教,在出家者和在家者間是有明確區分的,這里卻提出來與之完全不同的解釋。

   法果出身于河北,因此可能學習并實踐了佛圖澄以來的依存于王權的傳教經驗。同時,法果應該熟悉有著強烈的君主崇拜傾向的胡族王權的性格,也認識到與王權共存的傳教體制的有效性。在建國以前的鮮卑拓跋部,也存在尊敬并祭祀英雄式的大人(部族王)的風俗。法果明確主張作為建國英雄的太祖與佛陀是相等的,而把皇帝放在國家佛教體制的最高位置上,法果的這種思想,迎合了北魏胡族大人崇拜的特性,成為侍候北魏佛教的骨干。特別是經歷了四四六年的廢佛之后,這個體制進一步得到強化,在宣布復佛的新主文成帝和沙門統師賢以及曇曜的時期,不斷地實現了皇帝崇拜的造像

   四四〇年,太武帝改年號為「太平真君」。太平真君的意思是帶來泰平盛世的君主,是救世主思想的一種。太武帝的親信,漢族出身的崔浩與道士寇謙之勾結,以建設漢族的理想社會為目標,把太武帝推崇為「北方泰平真君」。原本對佛教表示理解的太武帝迅速向道教傾斜,神?四年(四三一年)時修建用來與上界神仙溝通的高層建筑靜輪宮,太延四年(四三八年)下令五十歲以下的沙門還俗。

   后來在太平真君七年(四四六年)三月,發動了中國佛教史上首次大規模鎮壓佛教的事件。詔令的內容非常嚴厲,即燒毀所有的佛塔、佛像和佛教經典,僧人全部活埋。今天在西安地區發現的佛教造像,都是五世紀后半以來的作品,沒有可追溯到廢佛以前的作品。此時守護平城的皇太子拓跋晃,是師從涼州高僧釋玄高學習佛教的奉佛家,為緩和廢佛令的實行再三請求太武帝,連道士寇謙之也反對崔浩的做法。

   但是,廢佛實行了六年九個月之久。其間,先是在太平真君九年寇謙之去世,然后十一年崔浩因國史筆禍事件而被誅戮,其后第二年的正平元年(四五一年)六月和次年三月,皇太子拓跋晃和太武帝分別被暗殺。

   斷然實行廢佛的主要人物相繼悲慘地死去,人們目睹了因果報應的真實性。大家認識到佛教繼續需要得到王權的保護,沒有王權的穩定也就沒有佛教的繁榮,王權和佛教逐漸一體化了。在這種狀況下,遂展開了為皇帝造像以及開鑿巨型佛像的工程。一般被認為是北魏佛教特色的「皇帝即如來」思想,這是道武帝時當上道人統的法果的言詞。然而,決定北魏國家佛教傾向的正是廢佛這一慘痛的體驗。

   另一方面,廢佛促進了地方造像的活躍。佛教及其造像從帝都平城和城市暫時消失,而向周圍地區擴散,并潛伏滲透到地方和鄉下,發展為平民百姓的土俗性佛教信仰。

新疆35选7开奖结果79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