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也有個薛駙馬

發布時間:2019-12-26 瀏覽次數:216來源:晉行記研究所

   最近薛紹墓的發現掀起了一股“駙馬熱”,薛駙馬祖籍山西汾陰。追根溯源到山西薛氏家族,倏忽想起早年前山西就發現了一位“薛駙馬”——薛儆。他是薛紹的表弟。提起這位駙馬的重現天日,要從二十多年前說起。
   一、重現天日
   1994年5月31日晚上,山西省運城市萬榮縣皇甫村一座唐墓被盜,該墓由墓道、天井、過洞、小龕、甬道、墓室組成,全長46.85米,墓室面積為22.09平方米。它被盜嚴重,總計發現了3個盜洞及4次被盜的痕跡。由于多次被盜,所剩隨葬品寥寥無幾,只有一些陶盤、陶硯、瓷碗、錢幣(開元通寶)、鐵釘、門環之類,而且多有殘損。墓道東西兩壁及甬道內、墓室四壁發現了大約20平方米的壁畫,也多殘損嚴重,保存狀況較差。

   二、僭越的石槨與空白的謚號
   薛儆墓最重要的發現是一具由34塊青石雕刻組合而成的石槨,由頂部、中部、底座三部分組成,南北寬、東西窄置于墓室西部。頂部由5塊青石做出屋頂的形狀,其上雕飾六朝以來非常流行的蓮花紋瓦當。底座由9塊長方體石塊鋪成,南、北、東3個側面(西側靠近墓室西壁,未裝飾)雕飾12個壸(kǔn)門,壸門內主要刻飾祥瑞動物,既有獅、虎、象、馬、飛鳥等動物,也有獨角怪獸、鳳凰等瑞獸。

石槨三維數字復原


 
   石槨中部由10塊石板和10根倚柱相接而成,其內外兩面大多雕刻有各種花草、鳥獸、姿態各異的供侍人物以及門窗等圖案。倚柱內外均有圖案,除1處倚柱表面鑿平而無花紋,其他倚柱或飾有植物紋,或有動物紋,裝飾手法均以卷草、花草、纏枝蓮花紋、卷云紋等植物紋作為底紋陪襯,然后中心位置雕刻一種動物。動物有獅、鶴、鳳、象、鴛鴦、有翼飛馬、飛鳥等。其中大象前撲后跪,憨態可掬;飛鳳銜綬回望,翩翩起舞;石獅手舞足蹈,仰天長嘯……配上繁復精細的構圖風格,為逝者和觀者勾勒出一個奇異絢爛的幻想世界。倚柱間的10塊石板內外兩面共雕刻著20個圖案。除去3塊石板的外側雕出門、窗圖案之外,其余內外均雕飾侍女,共19人。其中有7個著裝比較明顯男性化的侍女形象。
   盛唐時期女性著男裝,穿胡服、騎馬等成為流行一時的社會風氣。另有3位是持花而立、拈花微笑的側面形象,體態豐腴、衣著華麗。部分侍女著男裝,穿翻領缺袴服、系鞢躞帶、著緊腿褲、登尖頭軟鞋之俗在唐代廣為流行,而女扮男裝更是唐前期的一大時代特征。仕女身上的鞢躞帶原為北方游牧民族的裝束,中唐時期這種民族裝束已經成為人們的日常用品,因此石槨充滿了讓人驚嘆的民族甚至異域風情。
在唐代有“諸葬不得以石為棺槨及石室,其棺槨皆不得雕鏤彩畫”的規定。目前已發掘的數千座唐代墓葬中,出土石槨的墓僅有30余座。結合墓志與歷史文獻記載可以看出,它們多由“別敕葬者”的特禮埋葬,屬于由皇帝特批的超越常規的葬禮。

薛儆墓石槨/運城博物館藏

 

   憑顯赫的汾陰薛氏身世,薛氏族人難免會抱有得到皇帝特批“別敕葬”的幻想。但薛儆一生宦海浮沉,品級最高之時也只是從三品,其唯一高貴的身份是皇婿,死之前的官職是汾州別駕(從四品下)。更重要的是如果被皇帝賞賜或者允許使用石葬具,對于死者及其所屬的家族都是極大的榮耀,一定會記載在墓志之中,以期流傳千秋萬代。但奇異的是墓志文“謚曰□□□”明顯留白。根據喪葬令:“諸贈官者,賻物及供葬所須,并依贈官品給”,薛儆葬禮規格是按照贈官“兗州都督”(正三品)的標準操辦。

   贈謚不同于贈官,范圍小、規格高,而且要經過嚴格評議,耗時長。在唐代只有職事官三品以上、散官二品以上才有請謚的特權,薛儆在死前由內朝轉至地方任職,官級在從四品下的薛儆根本不夠資格。“駙馬”一直是外戚勢力參政的重要途徑,玄宗即位后對宗室諸王和外戚都采取了嚴格限制措施,嚴禁宗室外戚與朝臣結交。太平公主覆滅后,太平諸子曾請求薛儆給好書畫的岐王李隆范送禮請托(《全唐文》卷二六八《徐氏書法記》),可見薛儆與岐王私交頗密。開元元年輔臣張說即因出入岐王家而左遷(降低官職)相州刺史。在薛儆去世前不久,開元八年(720年)十月,駙馬都尉裴虛己(尚睿宗霍國公主)與岐王李隆范宴游、私挾讖緯,被玄宗下令流放。駙馬交結諸王觸動了玄宗敏感神經。玄宗出于維護皇權考慮,并沒有批準對薛儆贈謚,而薛儆家人在刻好的志文中將謚號空了出來。贈謚的特權都未獲得批準,更無法奢談“別敕葬”使用石槨。


 

新疆35选7开奖结果79期 甘肃十一选五投注技巧 北京快3开奖助手下载 比较靠谱的股票杠杆平台 江苏11选5胆拖中奖规则 重庆时时历史开奖记录 股票指数期货期权 快三甘肃开奖结果今天 幸运28预测单双公式 黑龙江11选五走势图500 云南快乐10分钟开奖结果